初川南相部屋

初川南相部屋

魄伤则狂,狂者意不存人。水势既减,然后用暖药以补元气,使水火交,则用药之次第也。

 平复后,忌房室、猪鱼盐面等物。 此岐伯答帝治痿之针法也。

古人多以癫狂混称,亦疏略矣。 金丝万应膏治扑损伤,手足肩背并寒湿香港脚,疼痛不可忍。

枣肉丸,如桐子大。危急者,服之无失。

无阳则阴独,复加烧针,因胸烦,面色青黄肤者,难治。火炽则君火亦因而动。

 兼浮者风,兼紧者寒。药力一助,正气必张,邪气必散,紧者仍舒,细者仍充,而本来之面目可还也。

Leave a Reply